阳光下的惬意————张文颖

阳光斜刺里射过来,刚好打在我的眼睛上,不逃避,感受阳光的炙热。手捧着一本闲书《允许自己虚度韶光》,一字一句不着忙的读,慢慢地咀嚼文字的味道。

如水的文字慢慢流淌,灌溉着我,充盈着我,似乎一滴雨、一片雪、一束光就能够让我捕捉到日子的夸姣。

桌边,一只精美的手捧花盆内栽植着一株小小的多肉,它似莲花般怒放,与我沐浴在同一束光里,静静的感受着阳光里的温暖。

阳光里,我和它,安静的午后,有了彼此不孑立。我因了它的陪伴心里满溢着夸姣,它因了我的陪伴茁壮生长。我对它心里是极爱的,看着它一遍又一遍。那是千百株花里的一瞥,它不争不抢不起眼,在被忽视的角落里静静的成长,如莲花般独自怒放。

我放下手里的书,捧它在手心里赏识。它的每一片叶子都圆润饱满,最外边的那几瓣叶子边缘有着一点点红,如莲花瓣尖端的那一点殷红。汗水来潮,数数它不多的花瓣,一瓣两瓣,每次都得不出来一样的答案。

冬日里的草原,白色或黄色接了天,看不见一点鲜艳。唯有早上东边天空的朝霞,黄昏西边天空落日的余晖,点染着这里单调的色彩。还好,这里的人都喜欢养一些绿植,那是鲜活生命的色彩。

我最感叹植物生命的力气。一次不当心踩到了绿萝的嫩芽,几天后嫩芽就干掉了,为此心里较为愧疚。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一支全新的嫩芽分支就在绿萝叶子守护下茁壮生长出来。这条生命之路遭遇不幸走不通,它不哀痛不抛弃,积储能量,再选个生长打破口,一鼓作气从头开始。现在,这支绿萝自那次受伤后,长的比以往更强壮旺盛了。

时以年记,恍惚着让世界苍老。时间带着我的躯体狂奔,丢魂灵老远,找不到回去的路,只留在荒漠中游荡。俄然感觉自己活得竟不如一棵植物理解,它们从不思虑其他,一心只介意生命的绽放。这些年忙忙碌碌,却想不起自己做过什么,再细心想一想,仍是儿时常爬的那座山,带着家里弟妹蹚过的那条河……

焦虑无形中勒紧了时间,分分秒秒,我都在短促中度过,不觉间旷费了年华。我眯缝着眼,看向这正好的太阳,它如我初见的绚烂,点点光斑印进眼底。这一刻,我闭上眼,慢慢回味,慢慢清点,这纷乱的光点。把这一瞬晕眩的光斑记在心底,万物成长靠太阳,我具有了恒古不变的光源。

昂起头迎向太阳,白光闪闪。笃定的事情真好,太阳真好。不肯再像小时分那样,躲在张开的手指后边,看穿过指缝的丝缕亮光,不完好的天空,不完好的太阳,勇于张开自己吧,接受太阳的照射,感受生命的夸姣。

午后温暖的一束光,射进心里,让我的心亮堂起来。有多少人能安享这午后的阳光,顷刻独属于自己的时间。抚摸着花盆润滑的彩釉,心里莫名快乐起来,莫名的快乐。

相关阅读